邓州门户网,邓州在线 邓州品牌网家网 邓州门户网手手机app
查看: 968|回复: 10
收起左侧

[生活互助] 我是舞蹈学院女生为了读书是出卖自己还是多做兼职?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6-18 09: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小我的身材和长相就比较出众,初中时就亭亭玉立,由于跳舞我发育的也比较充分。那时家境也非常不错,最后成功考入名牌大学的舞蹈学院。舞蹈学院是气氛堕落的地方,那里是娱乐圈的衍生品,对一切龌龊的要求都理所当然接受, 人和人之间只剩下交易。在这所名牌大学中,我是舞蹈系的,我梦想有一天能在悉尼的舞台上,万众瞩目,翩翩起舞,我朝着那个目标一步步迈去,我偷偷配了一把形体室的钥匙,一个人在深夜,带着手电筒,在黑暗中练习。




上一篇:急寻家属!刚刚,邓州古城广场旁护城河发现一女尸,现场视频来了
下一篇:警惕||邓州以下几类房子很难转手卖出去,原因竟然是…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征婚交友
在学校的晚会上,我是赢得掌声最多的人,每个人都说我将来我一定会成为邓肯那样的舞者。学习舞蹈除了要高昂的学费以外还需要买很多演出服、化妆品等,开销非常大,自从大二家庭变故以后,我只有靠自己,我首先在小蜜蜂远程办公平台上找到一份兼职淘宝客服做,每天晚上7点到12点用手机在线工作,一个小时25元,因为熬夜会影响第二天的形体课,但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跳出去,对周围的一切尽管不齿,但我忍受着,我看不起那些年纪轻轻就挥霍青春的女同学,她们为了赚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肉体,在我看来,那如行尸走肉毫无区别.因为家庭变故,我不愿再回那个家了,寒假也没有回去。一个人孤零零在宿舍里,听着外面的炮仗声,新年的味道,心如刀绞。我发誓,我绝对不把泪水带入新的一年。外面飘起了雪花,我没有穿大衣,一个人站在雪地里,我饱满的上身和修长的双腿矗立在雪地中是那样的迷人,可是那样怎样,我没有钱买羽绒服,我感受到的只有饥饿与寒冷,冰雪凝固了眼泪。有一个开跑车的男孩,经常在我们宿舍楼下转悠,我常能看到几个女孩在窗口趴着,那个样子,真像古代的、青、楼女子.



我已经连续吃了一个礼拜的馒头了,除了特地生理时期,我没多花过一分钱,在这个学校,我也没什么朋友,物以类聚。她们只会聚集在一笔笔生意上,像苍蝇一样,整天想着如何去傍大款。在宿舍里,我和她们格格不入,我花一个晚上时间做兼职才能赚一两百元,她们只要躺一晚上就赚得比我十倍以上。 女生宿舍永远是这样暗藏杀机,我第一次感到寒冷,又内向外地寒冷。我要离开这座坟墓,我强忍着泪水,走出去,没有多停一秒,走出东校门,天空已经变暗了。慢慢得,我又伤心,变成自嘲。黄色的雪佛兰跑车停在那,在我走过去时,车门突然打开了,走下来一个男青年,拦住我,问我1号教学楼在哪?  这样低级的搭讪方法,我懂他的目的,我把衣服裹紧,对他说:我带你去,你要先请我吃饭。   他楞了一下,说:问个路就要请吃饭啊!   我说:不行算了。   他说:我也没说不行啊。我甚至没有看他的样子,绕过汽车,拉开车门坐进去,然后看着外面,里面很暖和。   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随便。   温暖的坐垫,几乎让我快睡着了。他把我带到一个装修精美的餐厅,我一直低着头,跟在他后面。坐下来,他点了一些菜,我的肚子已经很多天没进油水了,面对佳肴,狼吞虎咽,顾不得矜持。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门户网会员照片
他说:你是那个学校的?   我恩了一声。   他说:我看你不像。   是啊,那里怎么会这么穷的女学生呢?我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扔过去。  吃饱了以后,我靠到椅子上,这时才看清楚他的脸,长得不怎么样,不过很会打扮。   他说:吃完了?要不要再加点?   我说:不用了,谢谢。   他说:那走吧。我和他走出去,上了车,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询问我的情况,我有一句没一句答着。车子开动,不久后停下来,是一家星级酒店。我说:为什么带我来这?   他说:你不是说你晚上没地方住吗?   我搜寻了脑袋回忆有没有说这句话,可不管怎样,我的确不想再回那个宿舍。  我对自己说:你装什么装?你都快饿死了!都快要露宿街头了!装什么装!   和他走进去,心跳加快着。走进电梯,走出电梯,脚步在地毯上无声无息,我有些害怕,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跟着他走进去,门卡滋的一声,房间里的灯亮了,他请我进去,然后问我渴不渴。我摇摇头房间虽然开足了暖气我的嘴唇却在发抖。   他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我抖了一下,听见他说:你怎么了?要不你去洗个澡吧。   我躲进浴室里,用水洗了一把脸。出来时,他正在玩手机,我鼓起勇气,说:你付我多少钱? 他被我的话惊诧到,笑着说:你需要多少?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房产
他说:你是那个学校的?   我恩了一声。   他说:我看你不像。   是啊,那里怎么会这么穷的女学生呢?我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扔过去。  吃饱了以后,我靠到椅子上,这时才看清楚他的脸,长得不怎么样,不过很会打扮。   他说:吃完了?要不要再加点?   我说:不用了,谢谢。   他说:那走吧。我和他走出去,上了车,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询问我的情况,我有一句没一句答着。车子开动,不久后停下来,是一家星级酒店。我说:为什么带我来这?   他说:你不是说你晚上没地方住吗?   我搜寻了脑袋回忆有没有说这句话,可不管怎样,我的确不想再回那个宿舍。  我对自己说:你装什么装?你都快饿死了!都快要露宿街头了!装什么装!   和他走进去,心跳加快着。走进电梯,走出电梯,脚步在地毯上无声无息,我有些害怕,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跟着他走进去,门卡滋的一声,房间里的灯亮了,他请我进去,然后问我渴不渴。我摇摇头房间虽然开足了暖气我的嘴唇却在发抖。   他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我抖了一下,听见他说:你怎么了?要不你去洗个澡吧。   我躲进浴室里,用水洗了一把脸。出来时,他正在玩手机,我鼓起勇气,说:你付我多少钱? 他被我的话惊诧到,笑着说:你需要多少?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人才招聘网
我打开车门,坐上去,一切都没有变,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两个人。   他开着车带我上了高架,开得很快。灯火一个一个倒在后面,倒在后面那个无情的城市。   他说:你怎么每次都这么不开心? 我说:没有开心的事情。   出了什么事?   和你没关系。我拒绝这样虚伪的关心。 那你今天想吃什么?他说。   我不饿。   他说:那我就带你随便逛逛吧。这时,他的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放在我的腿上,摩挲着。 我穿着裙子,让他的手就这样进去了。我阻止了他:你好好开车!他把车开到一个地方停下,拉起手刹。说:还是5千?   我想了想,说:8千。不能比这少了。   他说:怎么越来越贵了。   我不想谈这些,冷冷地回答:我有用。   他说:你一个学生要那么多钱干嘛?简直好笑:这不关你的事。   他说:行,但你要主动点。   我把头扭向外面,感到他冰凉的手再一次深入我的裙中,他命令我,把头转过来。我听从了,他又说:亲我我闭上眼睛把脸伸过去,他的要求更无理了:轻轻吸我的舌头。   我一一照办。心里除了鞭打自己,无能为力。   随后,他的手继续在我的身体上用力,他说着一些无耻的话:你真软,你学什么的,说。   舞蹈。我的形体,继续在这样情况下被赞美。
 


 8千还抵不了我的学费,但对我来讲已经够多了,本想用这个价格将自己出卖掉,但是在被他抚摸的过程中我没有感受到爱抚的感觉,而感觉自己被蹂躏。最后还是良知战胜了金钱,我再次推开他的手,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疯狂地跑回学校了。回到学校后,我还是很不安,一定要把学费还掉。于是我再次百度搜索小蜜蜂远程办公,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找那些技术含量低但很费时间的兼职了,因为那样的工作每个小时报酬只有几十元。这次我在上面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个视频在线辅导中学生跳舞的工作,一小时180元,这个女孩还有三个月就考舞蹈十级,我们视频在线直播上课,我纠正她的动作,很多时候也要在视频里示范动作,一周两次课,她进步非常大。一边上学一边做着三份兼职,我变得越来越忙碌,可是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心理好像有点希望收到某人的微信或电话,可是却始终没有,所以我居然变得有点烦躁了过了几天还是我微信了跑车男,他开车来接我了。他把车开到了市郊,车停在路边,我们坐在里面,我说:能不能给我根烟?   他拿出一包,给我。我点了一根,吸了一大口,直接从嘴里吐出来,感觉很一般。他拿过去,扔出去,说:女孩子抽烟不好。   我说:还有什么比现在更不好的?  他说:我很好奇你,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多忧愁?你是林黛玉吗?   我自嘲般得从鼻子眼里哼出一口气,说:没什么可说的。   他说:那我还不知道你呢?你是哪里人?   我说了自己生活的城市,他说:我好像去过。   他像是要和我拉近关系,我却提不起精神,无力靠在座位上。他说:你到底需要多少钱?
 


 我觉得你和你们学校其她女生不太一样。   你认识很多我们学校的吗?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说:不认识,但我朋友认识,他说你们学校很多女生整天活得快快乐乐,给钱就更快乐了,你怎么……   我怎么了?   你怎么老穿这么一件衣服?  我说了,我很穷。真是可笑。   尔后,他开车带我去吃饭,我一点胃口也没有,他说:你吃饱了吧。   如此带有侮辱性的话,我当时却没有听出来。我在离校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车,他说:要是你要钱,就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不过,你要随叫随到,可行?   我说:不知道。   他说:我没几个女性朋友,我很喜欢你,我每个月给你一万?我没说话。   他又开始加价,他说:一万五?我说:我要走了,再见。   回去以后,我在超市里买了一桶方便面,带回宿舍。舍友打扮得光想亮丽,正要出门,听他们的对话中是说要去泡夜店。见到我,其中一个说:又吃方便面啊?   我说:没什么可吃的了。长期拒绝和她们交流,使本是同在异乡为异客的我们中间多了一道隔阂,她们自觉没有邀请我。我看了一会杂志,他发来微信,说:我真得很喜欢你。   对于这条无、耻、的短信,我果断地删除。   几天后的中午,在食堂,我无意中听到两个女生的对话,她们叼着香烟,熟练地吐纳,聊着那些话题,好像在说:他让我用嘴,没办法。   而另一个说:这个不能说,你要说,你牙疼,或者上火,或者口腔溃疡,光说不干是不行的。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民生
真是神奇!有一天,我那几乎要忘记我的母亲,突然给我打电话,问了我的近况,说给我卡里打了几百块钱,让我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她真是太看得起我了,这么长时间,几百块钱,照顾好自己,也许鲁滨逊可以做到,在没有攀比,没有嘲讽、没有金钱的社会,可能还会生活得更好。面对那些成日花枝招展的同学,我开始滋生自卑之情。我想要挽回一点尊严,而正好在学校某个社团要举办一场晚会,他们其中的一个社员找到我,希望我参加,有些歌舞团的领导会来,可能会从中挑选一两个他们认为是可塑之才的苗子培养。这是我的机会,我从不放过任何机会,这是我做人的准则,我答应了。我精心挑选了一场舞蹈独秀,自己编排,自己修改,自己琢磨,把所有我认为好的舞种都加入了进去,爵士、芭蕾、踢踏,我自信满满,可是,我缺少一套礼服。我不必去买,我可以租,但是押金要两千。我没有那么多,我理所当然打电话给他,让他帮这个忙。他答应了,替我拿到那套服装,而且没有别的附带要求,我第一次对他说谢谢。表演那天,很成功,掌声不息,我认为接下来,就该是接到老师的电话,让我去见某个人,奇怪的是,一直没有。   我的生活丝毫没有起色,我已经大四了,在这个城市的时间越来越少。   有一天,我很难过,莫名其妙一种绝望的感受逆袭到头顶,我以为经过一系列地挣扎我早已麻木了,我发微信给他,聊了一些话。他也一直安慰我。
 


 他来接我了,在车上,他说:你今天又是怎么了?   我没有继续抵触他,我告诉他:没什么,感觉没有意思。   他说:别那么灰心,要有希望,虽然我一点也不了解你。   我笑了笑,说:你没必要了解我啊,我什么也不是。他说:不是,你是我的好宝贝。我说:行了不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了,我不喜欢。他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口,带我上去,进了房间,他开始亲、吻、我,、脱、我、的衣服,在、脱、我的、内、衣、时,我说:我来那个了。   他说:哪个? 例假。 他说:真的假的?让我看看。 你胡说什么啊,没有骗你。   他还是不放手,用手、抚、摸、我的两腿之间,嘴中呢喃:真好。 那很脏。我说。   他说:我看看。他蹲在我的腿边。   我避开他,说:你真恶心。然后要走。   他一把将我拉回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冲我说:房间钱我付了,不做也得做。然后强行将我、脱、光。我感到、下、体、无比撕裂,心里更是难受,在我刚刚对他有点好感时,他又原形毕露。   他不顾我的疼痛,仿佛更加用力,我压抑自己的声音,而他却一定要我叫出来,猛烈地、撞、击,双手狠狠抓我,我从喉咙出哽咽出几个字:轻点,求你了。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打折
带着他征服者的姿态如古希腊战士那样罔顾弱者的伤痛,一次一次挺着自己长矛、刺、入,直到他心满意足。那晚,他睡在我旁边,我侧着身子,无声饮泣。此时,我只有靠曾经的美好生活来为自己疗伤,整齐的校服,父母间的嬉闹,生日时同学的小礼物。如一片片浮云掠过,而我躺在水下,慢慢往下沉,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目睹着它们飞逝而过,模模糊糊,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午夜时分,他起来去洗手间,回来时,他发现我在装睡。便过来抱住我,他又变温柔了,从后面抱住我,问我怎么了?   他这样明知故问,怎么了?我是否也该言不由衷吞下自己的耻辱回答:没什么?   他吻了下我的肩膀,硬把我板过来,面朝着他,我穿着内衣,被他的臂膀强行揽入怀里。他要我像个宠物般得,在他疾风暴雨般的欲望过后,一如既往依赖着他。  
 


 他说:感觉你心事重重的。   我说:每个人都有心事,这有什么奇怪的。   他说:你的比较重,你家里有什么事吗?   我说:能有什么事,如果不是没钱,你以为我很喜欢这样给你欺负吗?   哦,对不起了,那明天我要怎么补偿你?   不必,我愿意的,没什么补偿不补偿的。   别放在心上了,好吗?亲爱的。   这些称呼,加上他的所作所为,多么讽刺。我说:我从来不把你放在心上,放心了吧。   他说:你说话就不能温柔点吗?老是火药味十足跟要打架似的。   我说:我打不过你。   好吧,我没话说了。   他就这样抱着我过了一夜,我竟然睡着了。早上,他说:我今天带你去逛逛街吧,女孩子老是穿这么几件衣服。那天我学校有课,没有去,过了几天,他主动约我,给我在商场挑了一些衣服,而我舞者的身材决定了很好买衣服,我顺理成章接受了他的馈赠。然后,陪他吃喝玩乐。坐上他的跑车,飞驰在高架上,去谁也不认识的地方。   
  


我问他:你整天都不用工作吗?你是做什么的?   他回答:我是自由职业者,懂?   懂,职业儿子嘛。   你又来了,可是老子给我的钱,我有什么办法,如果我家里没钱,那我也这么过,有多少花多少,每个人都是这样,我还嫉妒比尔盖茨的儿子呢。比尔盖茨的儿子可不是整天无所事事,他们美国的富家子弟不像我们国家这样胡来。 都一样,我又不是没去过美国,你是不知道的,他们很多东西都是开放的你知道吧。   我对他的观点没兴趣,说:不知道,反正你这样挺无聊的。   在陌生的地方,无人的马路,他和我在车里做起来,粗犷的喘息时,和我有些难以抑制的呻吟声,他说他想起了泰坦尼克号。   我没觉得有多浪漫。至少他们是真爱,而我们是什么呢。他打开天窗,陪他看天空。晴空万里的天空,他关掉粗粝的说唱歌曲,放了一张恩雅的碟,摄入心灵的声音,心旷神怡,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我的脑中:如果,这个人真是爱我的人,该有多好。   我侧过头看他,闭目养神的他,但随即,打消。他LUO露着身体,让风灌进来,吹拂着身体每一处毛孔。真是疯狂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6-18 09:27:41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建议
我时常做一个梦,梦见自己光着身子,在大家上四处奔跑,心急如焚,想要找件衣服,然而只有一件汗衫,我拼命往下拉,要遮住、下、体……这梦让我恐惧,那种忧虑感从梦中一直延伸到了现实,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他总是在事前尽情、蹂、躏、我,把我踩在脚下,而在事后,又开始怜香惜玉。我习惯了他的反复无常。他让我坐在他的身上,坐在他的东西上,猛得将我拉下,完全地进入,我尖叫一声,看见他满意的笑容。   同时做三个兼职,我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银行卡的存款也多了起来,有时他也帮我买买衣服请我吃饭,我的的开支很小了。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我的母亲,在家乡失魂落魄的母亲,我给她的卡里打了些钱,询问了她的近况,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如果我安顿好了,就接她过来。 说完这些话,我苦笑了出来,几千块钱,几句安慰,让她照顾自己,多么像是在敷衍一个负担,为了使自己良心得到慰藉。当初,她也是这样想得吧,从什么时候开始,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竟成为了彼此的负担?
 


 而此时,我一丝不挂,让他躺在我的身上,让他玩弄,我对他如此熟悉,我对他也已经毫无秘密,我的羞耻心,早已烟消云散。   他拿出他的手机对准我。   我可不想出名,用头发遮住脸,说:不准拍。   他对我说:能采访你一下,你哪有那么多不开心的事?   这和我们之间没什么关系吧。   笑一个。我苦笑了一下。他真是天真,难道以为所有人都要像他那样心满意足吗?   可等到下一次见面时,他竟然也拿起这个作为新的一项要求。和他在浴室里,他抱着我亲wen,突然他揪着我的头发,说:笑一个。   猛然间的拉扯使我几乎后空翻了个跟头。   你又想干什么?   我要你笑。他面目狰狞地说。   你这样对我我笑不出来。他把我拉到他的嘴边,要我咬他。要我给他爱的印记,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   别管,让你做什么你就要乖乖听话,你是我的。   我点点头,热水喷射而下,真希望水可以给我一点安全感。   我的牙齿碰到他的皮肤,小心翼翼。   他用力在我的臀上拍了一下,这激起我的愤怒,怒视着他,咬上去,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大概像是临死前的最后一点积蓄一样。几乎咬出了血。   直到他把我的头发拽开。捂着伤处,蹲在地上。   我束手无策,胆颤心惊:你活该。   阵痛消失了,他站起来,说,亲我。   我不敢再次违背,乖乖遵从。他说:开心了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样的关系保持了半年。半年中的暑假,我向他请了几天“假”,代价是,前一天晚上被他折腾了很久,当一团、真、气、泄、尽以后,他只做了短暂的休息,再一次骑到我身上。我问:你不累啊?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09: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累。他精力旺盛,二十几岁的青春,给他散尽千金。   我配合着他的一切要求,包括亲昵地称呼他老公。他每次都将房间的空调调得很低,空气中干燥而冰冷,汗水几乎来不及流出来就被吹干,然后,他盖上被子,将我紧紧搂住取暖。四、肢、交、缠,水**融,这是他的词,他就喜欢这样自作自受。我回了一趟家,久失人气的乐土变得很阴冷,扑面而来得潮气和在织毛线衣的母亲。大夏天的,她的举动很反常。   我推开尘封的防盗门,她看见我没有多少激动之情,只问我回来怎么不提前说?   家里很乱,很脏,桌子上摆着馊掉的咸菜。她给我热了饭,我丝毫没有胃口。筷子在嘴里含着,她则继续打她的毛线衣,还是很厚的高领。我说:夏天你打这个干嘛?   她说:我把原来的毛线衣拆了,重打,你看这样式。她比划着,我心里的五脏六腑轰然倒塌,此刻,我多想拥抱着她,我最亲密的人,可为什么会有种说不出的隔阂?阻止我去表达对她的爱意?家里,我住不下去,原来的房间也因为疏于打扫,而灰尘漫步,我已经适应不了贫困,我更加习惯宾馆的快捷,干净。在里面,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也许是和他一起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久了吧。我躺在床上,他的电话打了进来,他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我准备睡觉了。   隔着电话我也能感受到他那副心急火燎要吃下我的样子。你还不回来,这两天我想死你了,你现在干嘛呢?  




 躺在床上。   穿衣服了吗?   恩。   他还不满意,竟提出毫不利己的建议:脱掉。   为什么啊?   你和我在一起不准穿衣服。他说。   可我现在没和你在一起。   不行!他下了最后通牒。   我假装拉了几下被子,骗他说:脱了。   他说:我mo你感觉好吧。   真是无聊,我假意附和着:恩。   恩是什么意思?舒服吗?  恩,就是舒服的意思。   他说:把腿分开点。   真是越来越滑稽了,而我却习以为常。说:恩。   我真想吃了你。   恩,好啊,来吃吧。   他说:别跟我得瑟,别喊疼就行了。   不喊,反正你吃不到。 他要和我微信视频,我说没有Wi-Fi,最后他说:宝贝,我真想你。刹那间他的声音变了,带着无限的温存。我沉默了一下,对他说:乖一点哦,别老是想我。一半是对他的恐惧,恐惧的后面,却渐渐将我拉入了自掘坟墓的深渊。在父亲单位的楼下,我等到了他,他骑着自行车出来,打算去买菜,我用精神饱满的形象面对他,证明离开他我会过得更好。我找他只为了干一件事,就是还钱。   他看到了我,似乎猜到了些什么,这是他的强项,赏风吟月的强项,我做好了一切尖锐的言辞来回应他的关心,然而,他只是淡淡地说:你要洁身自好,女孩子。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用百度帐号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邓州市,邓州网,邓州吧,邓州论坛,邓州门户网
手机客户端
邓州门户网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