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门户网,邓州在线 邓州门户网手手机app
查看: 5755|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推荐文字] 文渠旧事-邓州李长溪!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鄙人借李老先生名著《文渠旧事》,首次公开网络,使文渠后人熟知过去不忘根本。把握现在,与时俱进。创造未来,奔向小康。
如有冒犯,敬请宥恕,礼!
序言
     首先祝贺《文渠旧事》即将付梓。
       长溪同志我们在1959至1962年四年时间事於南阳专区歌舞团,他担任副团长,工作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品行端正,联系群众;以后一直在南阳市群众艺术馆工作,从事文化艺术的研究和创作,主编有《南阳地区曲艺志》、《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南阳卷》等,颇有建树,知识渊博,为此,组织将他评为“副教授级”职称,是一位专家和学者。长溪已年逾80余岁高龄,却精神曼烁如鹤,颐性养寿若松。仍笔耕不辍,在2008年自传式撰写《记忆掠影》书,现在根据他的出生地文渠故乡,古往今来的一些重要事情,又继续挥笔写作的《文渠旧事》,可以说这两邓县具有五千年光辉历史,并被河南省政府命名为历史文化名城。
       文渠是邓州市管辖的一个富庶有名的大乡镇,是文渠乡政府所在地,距市区15公里,距南水北调渠首20公里,人口六万,耕地八万余亩,地势平坦,土地肥沃,盛产五谷杂粮,尤其特产“邓片”烟叶,名闻暇迩,豫;53、54线穿越全境,西可达长安,南通襄阳,交通便利,东临湍河,环境优美,历史悠久,自古就是一个有名的驿站。
      唐代文学家、政治家韩愈,因谏唐宪宗奉迎佛骨事,被错误的贬为潮州刺史,路过邓州境内的“曲河驿”(即今之文渠)之地,他百感交集.《食曲河驿》诗:
晨及曲河驿,凄然自伤情。
群鸟巢庭树,乳雀飞檐楹。
而我抱重罪,子子万里程。
亲戚顿乖角,图史弃纵横。
下负朋义重,上孤朝命荣。
杀身谅无补,何用答生成。
这首诗,除了表现韩愈忧虑之外,对国家社稷有热爱之情,描绘了唐代文渠驿道的绚丽风景。
      《文渠旧事》内容丰富多彩,涉及农、工、商、学、卫、文及民俗风情多个方面,材料翔实,语言通俗,文图并茂,录写了鲜为人知的许多可泣可歌的故事,是给人们奉献一部宝贵的文化财富,做了一件大好事。可以说是,历览古今多少事,应信明天更美好了。
     《文渠旧事》也是地方的一部历史书,尊重历史,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汉代著名思想家王充说:“知古不知今,谓之陆沉”“知今不知古,谓之盲替”(《论衡谢短篇》)。马克思也说:“借用古人名称,战斗口号和服装是为了演出世界历史的新的一幕”这些名言,很有哲理。古为今用,继往开来,现在是从过去演变而来,不懂得过去,就无法理解现在。故而审视历史,以求发现新的价值。所以,这本书当今在以人为本,廉洁奉公,创新发展,有着很好的启迪作用。
      《文渠旧事》充满着长溪热爱家乡的一片美好心情。温家宝总理说:“热爱家乡,就是热爱国家”。做为一个邓州文渠人,应该熟知过去,认识现在,创造未来,热爱文渠,关心文渠,着力传承历史,延续文脉,科学发展,能
显特色;把文渠建成镶在邓西北大道上一颗密裕繁华的灿烂明珠,永放光彩,这是我们应有的共同责任。
是为序
2011年冬月
(作者系中共邓州市委常委、原宣传部长,
后任邓州市政协副主席)
自序
李长溪
       千年古镇一文渠,从清乾隆初期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已经历了两次西移重建。众所周知,交通是发展经济的命脉,1990年后国家新修的确(山)内(乡)省道从原文渠街向西拓展,在跨越新旧(筑于1938年邓内公路)两条公路之间囊括薛冢、姚庄、褚营、下窖、马家菜园约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重建起一个崭新的文渠集。今日的文渠在党的改革创新方针指导下,富民政策的感召下,各级党政机关的领导下,将往日的文渠建设成一座工商行业齐全,经济繁荣昌盛,街道纵横宽阔,管理机构完善的农商一体的繁华似锦的新型集市,实在可喜可贺。
       原来的文渠已成历史,而我们的祖先和父辈们为它的成长和经济建设付出了毕生精力,为今日的文渠重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给我们留下了笔笔宝贵的精神和物质财富,也留下了许许很多动人的故事。
       我在故乡曾生活了二十年,也踏遍了文渠的各个角落,经历了多多难忘的人和事,听到过父辈、亲友们津津乐道的过去,至今仍记忆犹新。参加工作后,每年总要回去几次,走走看一看,我爱文渠的一草一木,我爱故乡的父老乡亲。
       文渠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扒鱼河水是那么的纯净、清香,阔别六十年来,她仍是我日思夜想的地方。儿时的记忆常在脑海里回荡:炎热夏日同小伙伴们在那清凉的河水中嬉水游泳,在那松软的沙滩上摔跤、打闹、晒太阳;数九寒天在雪后的小巷里与同伴们堆着雪人、打起雪仗;夜幕降临,月挂树梢,和一群小朋友摆开阵势玩起那挑兵挑将;阳春三月,跟随老师郊外踏青,走过扒鱼河的小桥流水,坐在那绿茸茸的草地上,讲着故事,沐浴着春风阳光。那是多么难忘的时光啊!
     而今已进入耄耋之年,对故乡的怀念愈来愈加深沉,故乡的许多往事常常浮现于眼前,故此我想写一个小册子,对文渠的一些旧事做以记述。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文笔粗略,《文渠旧事》这本书既不是华章,更不是志书,而是随笔直叙、往事重提,讲讲故事而已。本文所列内容仅限于文渠本街以及和本街有关联的人或事,其下限时间为建国前夕。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可用三句话来概括:“想使文渠后人熟知过去,不忘根本。把握现在,与时俱进。创造未来,奔向小康。”
辛卯菊月

目录
序言/周纪文1
自序/李长溪5
一.曲河古镇1
二.水运给古镇带来勃勃生机5
三.实力雄厚的烟草集散地8
四.发展中的工商业13
五.通讯业21
六.医疗卫生23
七.学校教育28
八.文化艺术46
九.春会、物资交流会58
十.儿时游戏65
十一.闽营人及其习俗71
十二.民国初年文渠之匪患77
十三.日寇在文渠的罪行79
十四.文渠集的几个大院落90
附:建国前文渠集老住户一览93
后记/李长溪108
封面题字:唐祖宣
扉页题字:王杰敏
封面绘画:朱剑风《忆文渠》
唐祖宣:全国人大代表、邓州市中医院院长
王杰敏:邓州市政协主席
朱剑风:著名画家、南阳师院美术系教授

一、曲河古镇
      邓州城区西北三十里有文渠集。它的左侧有一条常年流淌着的小河,原名曲河,因水流细弯多曲而得名。它源于灵山,故又称灵山水。全长63公里,在文渠乡辖区内约有10公里。这条河在诸“志”书中均称曲河,唯《清·乾隆邓州志》在“得子河”条目中提到“知州刘曰章自梁庄建坝改得子河上游归扒鱼河”。相传河水弯曲,清澈见底,鱼儿成群,乡民们用背笼、箩筐往水里一扒便能扒出鱼来。故称扒鱼河。从此曲河有了第二个称谓。
     在扒鱼河左岸有一村街。唐代为商州至邓州间官道,设有驿站,称曲河驿,西通陕西,东达邓州。唐元和十四年(918年),韩愈因上《谏佛骨表》触怒宪宗皇帝而被贬为潮州(今东潮州市)刺史。路过邓州曾写过一组诗:《邓州界》、《路旁喉》,在《食曲河驿》中写道:
晨及曲河驿,凄然自伤情。
群鸟巢庭树,乳雀飞檐檀。
而我抱重罪,子子万里程。
亲戚顿乖角,图史弃纵横。
下负朋义重,上孤朝命荣。
杀身谅无补,何用答生成。
        曲河见证了诗人睹物伤感的凄然,曲河驿也因此走进了唐诗。
        曲河驿,北宋叫曲河镇,明朝为曲河铺,清代称曲河店。
        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因多年来在夏秋暴雨季节,左有湍河、右有曲河,河水暴涨,两河多次交汇,造成村南端商铺日渐冲刷坍塌入河,曲河石桥冲毁,店铺渐移至曲河右岸形成新街,仍称曲河店,原街称老街(今文渠乡老街村)。新街东南临近一条灌溉渠—文渠,故此后又称文渠集。文渠的开挖是具有一种迷信色彩的,据《清乾隆邓州志》载,明嘉靖间“贤科久闭,术者谓必引灵山水来,可开文风,辟礼运”,知州王道行乃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2年)自曲河铺南,开渠三十里曰文渠,导涯水(夫子涯水,即灵山水,亦即扒鱼河水)经长冢店、三岔院,穿过六门堰引水渠,又东流至紫金山北,引灌外城壕。并谓:“渠成后,是科即有荐贤书者。后,每经暴涨,水由故渠达城下,州人即为登科之验。”此渠至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湮废。民国年间专用文渠集,曲河店名废。文渠集,清、民国属曲河里,1936年后属文渠联保,1941年后属文渠乡治。曲河店改为文渠集,也有人城文曲街者,“文曲”,即使文曲星宿而言。传说这种星宿常管世间文运文风,极为文人学子之尊崇。
    老街商铺逐渐移至扒鱼河右岸后,形成的第一条街,北端位于关帝庙(原文渠小学南端)正南约三十米处,南端直抵扒鱼河岸,街宽约十八米,长约二百三十米。北端建有栅栏,我记得栅栏右边的墙柱用青砖砌成,柱下有一石墩,左边墙柱由于街民建房已拆除。街南端有用砖石修建的一条码头为来往货船装卸货物之用,今遗址尚存。那时街上商行、货栈、店铺林立,生意异常兴隆,今尚能看到商铺门面痕迹。这条街就是后人称之为的“老街筒”。


二、水运给古镇带来勃勃生机
      古时交通不便,物资交流不像当今有天上地下立体交通网,而是在境内靠驮队、车拉、肩挑,在境处主要靠水路运输。邓州有一条得天独厚的湍河。《水经注》:“消水”条中记有湍水,《辞源》解:湍,水势急速之谓。因湍河经邓州城区东北七里店,故群众皆称七里河。它源于西峡、内乡、嵩山三县交界处之关山坡,下游至邓州汲滩镇刁堤村,交新野入白河,总长216.3公里。在上游的文渠集南马家菜园村右岸有支流扒鱼河汇入。
      扒鱼河属湍河支流,湍河属白河(古称滴水)支流,白河属汉水支流,汉水属长江支流,自然形成一条水运链条。明清时,邓州水路运输主要靠湍河。每到夏秋季节河水上涨,只只货船张满帆篷,摆着双橹,由白河划入湍河,经汲滩、七里店、柳林、曲河店、张村,大泛时可达罗庄,给湍河沿岸人民带来了生产、生活用品,又将沿岸的烟草、麻油、粮食以及西峡、内乡的中药材、大枣、柿饼、桐籽等山货运往湖广及上海等地,形成了南北物资交流之势。
     曲河店是扒鱼河入湍的河口,上游虽滑涓细流,但至曲河店后,水面逐渐加宽,水势加深,形成天然港湾。每年夏秋季节,河水上涨,从湍河上来的货船可直达街南端码头装卸货物。
     我记得约在1945年以前,曾在连续几年的夏秋间,扒鱼河内多次停泊过多少不等的货船,有时竟达五六十只之多,从马家菜园直到码头排起长龙等待装卸货物。
     每逢河内停船期间;街民及周边乡民都到河边看热闹。船老大们坐在船尾有的叼着洋烟卷、有的吸着草烟、聊天说笑,船大嫂们头上勒着各色印花头巾,胸前戴着绣着花边的围裙、赤着脚丫子,有的跪在船上撅着浑圆的肥臀,手里拿着抹布用力地擦洗着船板,有的洗衣,有的淘米,有的生火做饭,有的把刚会跑的小孩用绳子系在船榄杆上,小孩在这个半径内呀呀学步,船大姐们更是穿得花枝招展,坐在船头扭动身躯,不时地哼哼唧唧唱着南方小调,真是婀娜多姿,好一派靓丽的风景,引得看热闹的乡民流连忘返。
     商船从南方运来了大批生产生活资料、日用品,带走了沿岸待销的烟叶、粮食、棉麻等地产品,给古镇带来了无限商机。商机吸引了不少有见识人的眼球,他们纷纷上街起房盖屋、建铺面、设场子。商铺与人口日益剧增,促使街道扩展,主街依河而建,形成东北———西南走向。
    民国十年(1921年)间建寨,人民习惯把东北门称“东门”,西南门称“西门”,码头内建有一门称“小水门(又叫小南门)”。从关帝庙北向的寨门叫“北门”,难怪一些外地人到文渠集迷向,分不清东南西北。
下集更新
实力雄厚的烟草集散地

三、实力雄厚的烟草集散地
      据史料记载:烟草于明票祯十五年(1642年)传入邓州,开始集甲于冠军、梁庄一带,以后扩展到文渠、张村等地。冠军以绳烟(又名“柳子烟”)著称,文渠以摺烟(后称“邓片儿”)享誉大江南北。文渠挡烟的优点:是色泽金黄鲜艳,二是烟味醇厚清香,三是不论卷烟、早烟吸时在停顿间不绝火,四是将烟片揉碎时再小的颗粒也成片状,而没有灰土。这是它不同于其他烟草产地独有的特点。它不但吸引着国内各地烟商,而更受到一些外国烟商的青睐,如驻武汉的英美烟草公司,驻上清的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每年都要派代办来文渠订购大量的摺烟。
      1908年,邓片曾作为贡品向清廷进献。1914年曾在美国旧金山万国商品赛会上获“金质奖”。1915年邓片在北京商展会获农商部一等一品奖。1929年后种烟面积逐渐扩大。
      1943年烤烟传入文渠,首先由聂营李发亭(后任文渠乡长),盖起了两座炕烟楼,从许昌请来技术员开始了烤烟生产,以后不少烟农效之,烤烟普及逐渐代替了摺烟。在文渠一带的农民,几乎家家种烟,种烟面积不断扩大,产量不断提高,有了大量的烟草,又有了外地采购,更有了水路运输,这就产生一个中间环节—烟叶行。从烟民那里零星收来烟叶,再整船整车的售出。从清末到民国,烟叶行成为文渠集家数最多,又最看好的龙头行业。
      我的曾祖父李振铎看中了烟叶生意,于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从殷漥老家迁入文渠街,在关帝庙的右侧建起了一座东向院落,创办了文渠第一家烟行—永盛增烟行。
      永盛增烟行分为南北西三院。北院做烟行,南院住家人,西院为库房和打烟包的工棚。烟行的生意主要靠爷爷李金波(1872-1934年)经营,我的大伯李朝宗(1891一1958年)是外差,如同今天的推销员,经常跑樊城、汉口等地联络烟客。每年春季,外地烟客来文渠与各烟行洽谈、签订烟叶购销合同并预付部分货款,秋季来收货、回运。一般运往汉口、上海的烟叶都以河运为主、永盛增烟行在我爷爷病故后约在1935年停业。清末还有东街的洪鼎铭烟行,那是一进四的院子,前院是帐房,二院是客房,三院是家眷,后院是库房和打烟包工棚。宅子的左侧有一巷道可直通工棚。洪鼎铭的三弟洪玉亭是他的外差,常驻汉口。及褚志臣(褚永太之父)烟行,他建有东西两座院落,西院住家眷,东院为烟行。
      烟行越开越多,上规模的有:赵芝和的太和烟行、杨世昌的中华烟行、王春海的振华烟行、陈勺三烟行、刘学始烟行、后有褚贯三烟行,郭天西烟行、曾任文渠联保主任的崔楼的崔杰三亦在文渠南街建起了大院,开办了烟行。杨世义就是崔杰三烟行的管家和账房先生。还有几家小打小闹的烟叶收购铺。
      每到秋季,各烟行门庭若市、车水马龙,这是来自厚坡、庙沟、半店等地及文渠周边的烟农们车拉人挑、争先恐后向烟行送烟的热闹情景。每到这个时候,街上的饭馆、酒馆、茶馆客满为患,烟民们怀着丰收的喜悦大吃大喝,以示庆祝。平时逢集,不少烟民带上几斤烟叶到集上卖几个钱,到饭馆吃喝一顿,到茶馆品茶休息,走时给家人捎上几斤肉,买上一捆油条,挂在长杆烟袋上,背在肩头,嘴里哼着梆子腔,一路歪歪斜斜回家、那是多么惬意啊。烟叶给文渠带来了经济繁荣,形成了邓州最大、最有实力的烟叶集散地。


四、发展中的工商业
      卷烟业文渠集的商业除上述十余家烟叶行外,还有与烟叶紧密相关的卷烟厂的开办。1944年前后有民康、谊友、民丰、三环四家卷烟厂。尤尤为突出的是1943年秋洪铭五(街坊五哥)开办的民康卷烟厂,位于街中心十字口南崔杰三大院内。卷烟工序除检烟、去筋、加料、包装是人工操作,其主要工序切烟丝、卷烟都是自动化,已达半机械化程度。该厂生产的十支装“冠军”牌香烟,选用上等地叶,配料得当,销售量大,远销陕、山两省。记得那时我寒暑假期间也曾到民康烟厂包烟。包烟工约二十几人,包烟质量最好、速度最快的
要属靳文斗和他的两个妹妹大风、小风,常受监工表扬。
      1945年三至八月,是日本侵略军在文渠的占领期,机制卷烟厂停产,手工卷烟兴起。时有东街黄金泉,在诸永太东院办起了手工卷烟厂。他用砖石封闭了周围所有门窗,出入用梯子越墙而过,不知底细的人很难进入。这里有
工人三四个,每天能生产四十几盒用绵纸封包的十支或五十支的手工烟。他选用上等烟叶,烟丝配料有:白酒、糖精、麻油、香料。包装后托人销售,在当时日军不断侵扰情况下,手工烟亦能满足当地一些烟民的需求。日军侵占文渠后,我家迁回老家殷窒,后又迁至湍河左岸小贾营。农历五月间麦熟,为了回家收麦方便,又移至老街村北头彭家佃户岳文秀家,直到日寇投降。收麦前我曾进过一次街,想回家看看,碰到黄金泉(我称五哥)。他很高兴地约我到他的烟厂玩玩,我惊异地随他到诸家墙外。他打了个呼哨,从墙内站起一个人放下了梯子,我们登梯而入。只见正房当间放置着一条长案,案上摆满了木制手工卷烟机、无齿钢锯、烟丝、棉纸还有包装好的成品烟。他让我吸了一根一连四支的长烟卷,色香、味都好。最后他和我商量让我替他销烟,和我按四六分账,反正那时无事可做,我答应了。后来就在由文渠到老街村的扒鱼河桥头抓了个烟筐专一销售黄金泉的手工烟,每天能卖出十几盒。买烟最多的人是文渠日伪乡长孙立农所带的一群乡丁。孙立农家住湍河左岸孙万盛村,每隔一两天他们就打着日本国小膏药旗从孙万盛到文渠街往返一次,直到日寇投降。
铁业
      有刘清科、刘清义的大炉铁匠铺,黄金堂、邹玉亭的小炉铁匠挑,“刘记”钡刀,“黄记”镰刀都是四乡闻名的产品。木业有街北头的夏书长木匠铺。


制碱
      订南街姚风德兄弟的铁锅愁碱。,我小时常见姚民兄弟在那老土墙、旧厕所墙根,佝楼腰用小铁产小心要翼的刮着墙壁上的白色硝土,做熬碱的原料。
日杂货店
      有丁涧泉的中心泰杂货店,该店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薄利广收、销售量大,深得用户们的信赖。还有吕景文、李道同、刘拐手(不记得名了)、翁子召、宋金铭的日杂铺。赵海亭(字雪傲)的锦货铺。
吉文甫的布匹店。洪振琳的文具店,代办邮政。以及盐业合作社等三十余
家。
服务业
      饭铺,东西街约四五家,以关帝庙门前的陈省发(雅号二瞎子)经营时间最长,铺面最大,菜看最好。特别是他侄子陈元朝的提面油条、韭菜角甚为鲜美。有李军声(我三叔)等户的黄酒馆。薛荣海的卤肉摊等。
     有贾风亭、陈省发等家的茶馆。
    理发业有曾娃、杨发七、杨发玉,以后又有聂营冯氏,因他理的发型时尚,不少公家人、教师、商号老板请他入室理发。
     有画匠何清辉的纸扎铺,经营祭祀用的纸马银钱以及风筝、走马灯,还为一些庙宇泥塑神胎。
     在寨外邓内公路旁有盛明甫、朱三星、朱长生经营的自行车修理铺和街内外十几家经营各色各样商品、及修理小件物品的小摊贩等等。
风味小吃
     雅号常烧毛的韭菜鸡蛋包、羊肉包子,选料讲究、做工精细、咸淡正当、香味扑鼻、现蒸现卖,包子出锅即用篮子㧟上街到十字口吆喝:“羊肉包子啊,非蒸包”。他嗓门大,街民们为他编了顺口溜:“常烧毛或一壁,震有四门响叮当,韭菜包子鲜,羊肉包子香”。
      郑子生的焦花生,花生经过严格筛选,不大不小,没有霉变没有虚壳,拌着扒鱼河里的小鹅卵石在铁锅内小火炒熟熔焦,吃起来又脆又香。
      郑子昌的焦麻叶,用黄酒、麻油拌面,加进去皮芝麻,将面杆成菲薄的面片,切成农家窗柩型,用上等麻油温火炸焦,出锅后麻叶薄得透亮,越嚼越香。
      李之更的猪血汤,他原是屠宰户,以杀猪打绳为业,头天杀猪时用盆子接下猪血,洒进食盐凝固。他在十字口修了一个常年用的土灶,每到逢集,支起能盛一担水的大锅,烧开后用刀将凝固好的猪血拉成二指宽一指厚的小块下锅,待猪血泛熟时放进菠菜,浇上辣子油,撒上蒜苗、香菜沫,即可盛碗出锅。此时食客蜂拥而来,一大锅猪血半个小时售完,每集大约售两锅。猪血汤喝起来香辣可口,还可治疗便秘。
      马进才的羊肉粉皮胡辣汤,汤料有肉桂。陈皮、花椒、胡椒,汤内加入面筋块以及油炸面泡,出锅时碗里再加进一点麻油、老醋,真是味美可口。
其他行业
     粮行有郑子森(人称郑七佬)、郑子盛、郑应五、周新茹(薛荣福之妻)等。
      油坊有郑襄洲、孙八爷(后多次更换老板,其中有吕景文)和小河右岸的老街油坊。
      有靳魁盛父子、曾光成、陈祖太等的棉布摊。陈元山等人的线行。
      老街筒的崔家染坊。老街筒回民穆姓的牛肉架子,街北头李之让、李之更的大肉架子。
      东街王定式的蔬菜摊。
      东十字口,洪金盛的卷烟糖果摊。洪金盛所卖的卷烟多为外地烟,有上海的“美伞”、“老刀”、北京的“大前门”、青岛的“哈德门”、美国的“骆驼”、厦门的“大炮台”等牌子,还有邓县的“菊花”牌和文渠产的“冠军”牌香烟是文渠集卷烟销售量最好的一家。
      郑敬立、陈元云、高家喜、李九思等人的蒸馍挑,尤其是李九思的特制千层饼最为好吃。
       有徐清怀的货郎担、高福禄的油盐挑、
      另还有罗成合家的手摇织袜机织袜、王善泉的花炮、糕点铺以及裁缝铺等。
      文渠是按农历逢双日开集,每遇逢集乡民们带着自产的农产品,烟叶、麦、豆、芝麻、蔬菜、瓜果以及家禽家畜等,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或销售、或以物换物,街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片喧嚷,茶馆酒肆,呼五吆六,热
闹非常。

下集更新
通讯业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用百度帐号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邓州市,邓州网,邓州吧,邓州论坛,邓州门户网
手机客户端
邓州门户网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