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门户网,邓州在线 邓州品牌网家网 邓州门户网手手机app
查看: 1405|回复: 1
收起左侧

[邓州城事] 浴血奋战,解放邓县!(2)

[复制链接]
a
0 0
  @ME: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09-8-11 21: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官营位于南阳西南19.8公里处,潦河东岸。明未由山西、陕西、淅江3省6处迁来陆、马、吕3姓6族建村于早年军屯营地,清咸丰年间筑寨,主街南北向,聚落呈椭圆形。1948年3月29日,我们八十六团在张廷发司令员的率领下,从邓县裴营出发,奔袭南阳陆官营。在战前进行的动员中,我们连的通信员史梦业刚刚提升为班长,士气很高,举手争着要担任主攻。战斗中,我们一营堵北门,其余两个营在西南角对驻守的国民党南阳保安二团发起进攻,陆官营没有寨门全部用树头围起来,北门外地势平坦,无任何障碍物可利用,寨外西侧有个碉堡,有挺机枪对着路北守着。我们赶到后迅速向前靠拢,担任主攻的史梦业班没有实战经验,快到北寨门前,他划了个火借光看路时被敌发觉,敌人火力疯狂扫射,将我们全部压在北门外开阔地里,寸步不能前进。在火力的掩护下,我们组织爆破组将北门炸开,但寨门是树头围扎的战果不佳。二连连长李修在指挥战斗中,被敌弹击中脖子,鲜血全部流到胸腔内,没说一句话便咽了气。黎明时,二连指导员左红文、副连长薛某某再次组织突击队强行硬轰进入寨门。一阵铺天盖地的炮火笼罩了整个陆官营,而敌人表现得极为凶悍,哪里有突破就冲到里去堵。我们和敌人在枪林弹雨中冲来扑去,逐房逐屋、一墙一沟地反复争夺。不少敌人躲藏在农户院中的红薯窖里,不肯缴械投降,我们将成捆的手榴弹扔进窖里,陆官营被淹没在烟尘火海中,成了尸山血海。陆官营之战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敌我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歼敌350余人,生俘其一、三营副营长赵武魃、韩炳霖,敌团长符寅轩率残部狼狈逃窜。我们二营营长赵某某两臂负伤,我在战斗中也脸部受伤。战后,我们在新野五区歪子北边一个小村进行了休整,我们一连做为突击连在战斗没有完成任务,连长翟梦军被记大过处分。不久,我和在战斗中负伤的二营赵营长等战友一起,坐牛车被送到新野二区曹溪营后方医院养伤。安排我住在曹溪营西门内路南,一姓曹的油坊家中,同时我还肩负有照顾赵营长的任务。也就是在养伤期间,分区参谋处长苟敬笃(南阳解放后任城防司令)在曹溪营组织伤员开会时,公开宣布了我的党员身份。记得是我入伍的第三天晚上,部队刚打完仗,在安阳十三太保村休整,我们班长田继顺通知我到村北树林坟园地里谈话,当时在场的有我们指导员袁树兴等人。主要询问了我的家庭情况,得知我家地无一垄,主要靠打活为生时,便交待我多注意部队内部情况。那时,部队成份极为复杂,贫苦出身、国民党起义部队、投诚人员、青年学生、不务正业的兵痞等等均占份额,怕有特务活动,关键时候叛变投敌扰乱军心。这时,我才知道组织上找我谈话时,我们连仅有5名党员,一个多月后伤愈,我又和其他战友回到了我们团驻地,新野县上港岗。


邓县被攻克后,为避免国民党军队飞机的狂轰滥炸给百姓带来沉重灾难,我人民解放军主动撤离县城,邓县、内乡、新野三县的民团残部却又相继盘踞邓县县城。4月20日,国民党第十三绥靖区司令官王凌云增派其嫡系部队,全系美械装备的整编第九师七十六旅二二六团驻守邓县,使邓县守敌达五个团,计6000余人,整个城防由二二六团团长杜守约统一指挥,这座已被摧垮的反动堡垒又死恢复燃。


1948年4月,刘伯承、邓小平首长决定发起宛西战役,解放邓县、镇平、内乡、淅川4县。5月2日凌晨,桐柏军区主力二十八旅从唐河县,我们八十六团及八十五团从新野县城西八里岗奔袭包围了邓县县城。根据守敌部防的特点,桐柏军区首长决定把突破口选在城东偏南地段,决定:由八十四团担任主攻,八十三团在城东北,八十五团在城西北配合行动,八十二团为总预备队,我们八十六团在城西南。邓县守敌吸取了第一次被攻克的教训,不仅加固了城防工事,而且充分利用美式先进武器装备,给我军攻城部队造成了很大的伤亡。5月2日夜,各部队爆破组、架梯组和突击队都隐蔽地运动到护城壕边上,轻重机枪全部进入壕边占领阵地,等待攻城命令。在八十六团阵地,我们一连连长翟梦军带着司号员、通信员、卫生员等人来到7班阵地的战壕检查战备准备情况,他背靠在战壕里边吸烟边讲着话。这时,营长郭成玉看到后忙过来提醒说:“老翟别吸烟了,敌人已经发现了目标,你得注意点呀!”翟连长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我是坐着飞机吃烧鸡,这把骨头还不知扔到哪里去呢?”郭营长下去不久,敌人的两枚小钢炮弹便落到了阵地上,翟连长等十几个人全部被炸成碎片牺牲了。翟梦军这个山东大汉,抗日战争都没有受过伤,这次却因大意丢了生命。事情发生后,我们都提高了警惕尽量不发生动静,以减少部队损失。那时,我刚担任二排六班班长,带着我那个班十几个人,在城墙外小西关菜园有个半人高的矮墙外隐蔽,虽说已进入春夏之交,但一到夜晚天还显得格外的寒冷。我怀抱一挺轻机枪和全班战士靠在矮墙根等待进攻的命令,天上不时有敌人发射的照明弹寻找目标,一旦有可疑的情况,小钢炮弹便飞似地落了下来,阵地上不断有爆炸声。接近午夜,我猛听头顶上空有炮弹带“刺”的尖叫声,便大喊一声“快翻墙跑”!只听一声巨响,和我翻过矮墙的几位战士被炮弹炸倒在土墙埋在了地下,而没有来得及翻墙和隐蔽的大多数战士却被炸阵亡。


3日凌晨,总攻开始,在炮火和机枪火力的掩护下,我们架梯组迅速架起4座浮桥,爆破组、突击队冒着枪林弹雨,跨过护城河,架起云梯登上城头,手榴弹像成群的乌鸦一样飞向敌群,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抱头鼠窜,很快消灭了城头之敌,友邻部队也相继登城,投入了肃清敌人的战斗。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我军完全占领了外城,内乡、新野民团和邓县民团残部、敌二二六团一部共600余人被歼灭,其余四散逃命。


外城被攻克后,守敌大部龟缩在内城。内城守敌第二二六团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全部美械装备,凭借国民党空军的配合和层层坚固的防御工事负隅顽抗,他们不仅将内城仅有的东、西、南三道城门全部封堵,还各置一个营把守,又在三个城门楼上配备可杀伤、烧毁百米宽、百米长的火焰喷射器。夜间,除在城周围挂起成串的“夜壶灯”外,还将城内学校及居民的桌椅、箱柜,檩椽等可燃物抢去,集中在城墙外边,点起一堆一堆的腾空大火,彻夜不息。同时,不断发射照明弹,将漆黑的夜空照得如同白昼,给攻城部队增加了困难。


5月4日晚,天刚擦黑,我军对内城发起总攻。我们八十六团将攻城的突破口选定在南门的西面。经过猛烈的炮火轰击,三营七连机枪组,刺刀组和手榴弹组,紧随突击队从内城的西南角的城壕上迅速架起浮桥,强渡过去,冲到城下,竖起了梯子。战士们在即将爬上城头时,浮桥被敌人的炮火打断,后续部队遭到敌人的火力夹击无法过来,同时梯子也着了火,已过城壕的几十个战士,前进不能登城,后退没桥过壕,被敌人压了下来,困在城墙根下一天一夜。为了阻止敌人在城墙上向下投手榴弹和开枪射击伤及我过城壕的战士,我们在城壕对面组织了机枪组,封锁了城垛,使敌人一露面便开枪猛扫,保证了城墙下边战友的生命安全。期间,我们连续组织几次冲锋,均未奏效,城壕水中漂满了战士们的遗体,部队损失严重。在水中指挥架桥的三连连长王怀玉,右大腿根部负伤,中毒身亡,永远长眠在邓县大地上了。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军区首长果断决定暂停攻城,将部队撤下来,总结经验教训,继续做好攻城的准备工作。


我们八十六团的驻地在内城外西南角回民聚居区域内。团首长选派组织股股长李金铎、宣传队副队长韩贤等人带领几名回族战士,深入西关,宣传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发动回民群众配合战斗。依玛目麻光甫比较开明,经过我军的争取、团结、教育工作,他除了号召回民支援部队攻城外,还主动腾出西清真寺的全部房屋,给部队作临时医院。由于伤员多,将纱布用完,麻光甫又献出自己的两匹白土布供伤员使用,伤员将准备的床位住满,他又拿出自己的棉被铺在地上让伤员休息,麻光甫的这些举动,深深地感动着伤病员和医护人员,鼓舞了攻城部队全歼守敌的决心。


宛西战役打响后,国民党急忙调遣兵力,策应宛西国民党军队作战,面对新的战局形势,刘邓首长电令部队全力打邓县,指出“迅速解决邓县之敌即完成宛西作战任务的关键。”


守敌二二六团团长杜守约,系行伍出身,深知解放军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几天来围而不攻决不是好兆头。于是,在一天深夜,以巡视为名,同县长汪海涛、团长尹润斋等人一起,从西北角溜出城去,准备见机逃往内乡,但不久,便被我军从七里河附近的麦桔堆里活捉。


8日,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第二十八师的炮兵部队奉命前来配合作战。于是指挥部决定,八十四团在东门以南仍担任主攻,八十三团在南门以东,二十八师八十四团在南门以西和西门以南,我们八十六团在西门以北,并要求各自选择突破口。


在进行攻城准备的同时,我们采用多种方式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瓦解敌军,战士们用硬纸和铁皮卷成喇叭筒,轮流向敌人喊话,各团政治处还油印大量传单,宣传宛西战场的形势,解放军的胜利和对俘虏的政策,其间,守城敌军妄图从西门突围,被我们迎头堵住,双方发生激烈的战斗,敌军使用火焰喷射器等武器,还与我们展开白刃拼杀,给我军造成一定的伤亡。


9日傍晚,我军总攻开始,几十门各类火炮一齐射击,火光映红了夜空,大量的炮弹倾泻在敌人的阵地上。更精彩的是,设在小西关三里地松树林里的华野十纵二十八师的炮兵部队,把炸药包用迫击炮定向射到西门和城头两侧,没等敌军反应过来,便把西门城楼和城头工事给“掀”了,上面驻守的国民党一个营的兵力全部被炸死。总攻开始后,我团所在的攻城阵地,迅速在20米宽的城壕上架起4座浮桥,突击队立即冲过桥去,突然城墙根下暗堡里的几挺机枪呈扇形扫射,过桥的指战员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击堵住,压得全部卧倒,抬不起头来,情况万分危急。这时,华野的平射炮瞄准暗堡,“轰”的一声,将其轰塌。机枪哑了,我们从平射炮炸开的洞口钻进城里,登上城楼,楼顶上的敌火焰喷射器发射手慌忙发射但刚冒一股烟,即被我突击队员掐着脖子,当场丧命。


我们踩着黏脚的血水迅速向纵深扩大战果,与敌人展开了殊死巷战,几乎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房屋,都经过了激烈的争夺。在城墙一夹角处,守敌有几挺重机枪拼命的由城里向外猛射,阻碍我军进攻。这时,团长赵北源过来对我说:“孙殿华,那有两挺机枪,你给我抬回来”,我即招呼几个战士,悄悄绕到敌阵地后面迅速破门而入,用手榴弹狠狠的砸到敌军脑部,不费一枪一弹,便消灭了敌人,顺利完成了任务。


午夜时分,骄横顽固,不可一世的敌二二六团被全歼,邓县县城再次被解放。这次战斗,全歼守敌五个团,计毙伤二二六团副团长宁林哲、内乡民团第四团团长吴定远以下800余人;生俘二二六团团长杜守约、邓县民众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孟继华、邓县县长汪海涛、一团团长尹润斋、二团团长任子英、新野县民团团长胡玉清等以下官兵3100多人,缴获各种火炮30余门、轻重机枪167挺、长短枪2500余支、各种弹药60多万发,火焰喷射器4具,以及战马、电台等大批军用物资。


在战斗中,我们八十六团政委李寿山和二营教导员王林负伤,作战股长赵明轩、三营营长孟国香、副营长贾希奇等牺牲。全团所属14个连,20余名连职干部,仅有我们一连指导员袁树兴和九连指导员李保贵幸存。在两次攻打邓县的战役中,我们团先后有1800余名官兵牺牲,其中在第二次攻打邓县战役中,三连仅存18名指战员。战后,大批战友立功授奖,我也在攻城突破要塞中荣立战功。我们班因战功显著,被团首长特批全部换成“日式”武器装备。



上一篇:浴血奋战,解放邓县!(1)
下一篇:美国公司2亿元拿到山西百亿元煤矿控股权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a
0 0
  @ME: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09-8-11 22: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州征婚交友
确实艰难啊,缴获这么多,才给发好几年前的装备---日式”武器装备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用百度帐号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邓州市,邓州网,邓州吧,邓州论坛,邓州门户网
手机客户端
邓州门户网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