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门户网,邓州在线 邓州门户网手手机app
查看: 2024|回复: 0
收起左侧

[邓州事儿] 邓州:盗版教辅的生意经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07-6-1 10: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Bytes, 下载次数: 0)    1970-1-1 08:00 上传
点击文件名下载附件


  


有些推销员是带着背景下去的,连学校都不敢得罪他们,只好能买多少算多少。“但最终受苦的,还是学生和毫不知情的家长
  “不交寒假作业的钱,就不让参加期末考试。”学期结束时,孩子的寒假作业费用又让家长费神,几个礼拜前交了钱,这下又要交钱。“免学费之前和之后所交的费用,给我们的感觉差不了多少,甚至还要更高。”河南邓州的不少家长如是抱怨。
  河南省早已在义务教育学校全面实施“一费制”办法,可为什么这种收费现象依然还能够得以大行其道?更有甚者,劣质盗版教辅也夹杂其中。而它们无形中给小孩健康成长构成威胁。
  收费项目乱象丛生
  “孩子隔不长时间就说学校要交钱,我们家长又不能不给。”这是走访中听到的频率最高的一句话。
  张阿姨的女儿在构林镇魏集小学上五年级。她回忆说,刚开学的时候学校没叫交钱,但不久之后,“小孩拿回来一个单子,叫我签字,上面有练习册、报纸那些,一共将近70块钱。”张阿姨表示,“之后学校又断断续续地要求交钱,不过都是三块两块钱地交,订份报纸三块钱,但都不见小孩看这些报纸。”她边说,边翻着散乱在桌上的报纸直摇头。然而,走访多个家长之后发现,像张阿姨遇到的情况并非个案。
  同在构林镇,魏先生的女儿刚上一年级,他表示交了那么多钱,却连学校的缴费清单都没见过,甚至连收据也没开。离邓州市偏远的彭桥镇,记者从随便攀谈的十几位家长口中得知,该镇的收费情况要比构林镇更让人吃惊。井先生家的一个开支账本上,仅当年9月份买资料就花去了将近150元,后来订报又花去50元,其它还有保险费、照相费等各种名目,再加上充饭卡和零花钱(不足100元),一个学期记录在账的费用就达到1200多元。
  可是,按照河南省教育厅2009年7月公布的《河南省教育收费项目和标准一览表(2010年)》,即使在城市,小学阶段的课本(代收费)和作业本(代收费)两项最高收费也只需70元钱,而初中这两项收费最高也才125元钱。更何况,河南省为规范义务教育阶段的收费,2004年就推行了“一费制”,要求每学期开学后,一次性统一向学生收取经过严格核定的杂费、课本和作业本费。
  既然如此,难道这些学校都不知道?如果知道,那这些学校又是如何衍生出以上种种收费乱象的?记者随后来到学校,进一步了解情况。
  “新华书店向我们下订单,然后我们组织征订,价格是完全按照书上的定价,学校不多收取一分钱。”在彭桥镇二初中家长学校(简称彭桥二初中),一位井姓老师介绍说,教辅的征订通常都会“提前一个学期就开始,由新华书店下订单”,而学校“只是照章办事,并没有随便增发教辅”。当记者问及教辅资料名单如何产生时,该老师表示“并不是由任课老师或者学校拟定的,而是由新华书店下的订单”。
  “我们没有乱收教辅费用,都是按照通知来的,”构林镇魏集小学张校长表示,“我并没有多得一分钱,我都是按通知办事的。”说着,他一边翻起了桌上堆着的一大摞文件给记者看。对于教辅材料的征订,他表示只是“按照定价收完款交给书店,学校不留一分钱”。具体操办教辅征订事宜的该校总务处处长也表示,“资料来源就是新华书店,人家拿过来我就发。”
  而在邓州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阿全胜向记者介绍说,教辅征订是“新华书店和学校之间的事,没有通过教育局”,教育局也不会下文进行教辅征订。
  既然学校认为自己“按通知办事”,教育局也表示“没有下文”,可为什么落到家长和学生头上的教辅资料,却远远超出了河南省教育厅公布的教育收费项目和标准?
  有“背景”的灰色利益链
  “用不着下文,也用不着开会。”一个教育系统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谈到此事时,唏嘘不已,连连摆手,表示内幕潜得很深。多方走访调查后,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的零碎信息,一个围绕教辅摊派获利的黑色利益链逐渐浮出水面。
  知情人士解释,教辅摊派并不需要特别下文件或者开会,新华书店只要通过相关部门或领导给下面挂电话打招呼就可以了,事成之后,一起从中获利。这样,新华书店就和相关部门结成了利益相关体,“相关部门一般很少下去查,除非接到举报或者闹出动静造成影响时,才可能下去调查,但也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据另一个镇上的小学老师透露,他们学校每学期都会接到教辅消化指标,“这个指标最后具体到老师个人,规定了一个学期要完成的任务。”为完成这一任务,相关任课老师就要承受向学生宣传教辅的压力,完成教辅征订任务则有额外奖金。
  “你们是做啥的?有啥事?不是搞推销的吧?”刚走进某镇的一所中心小学,有个迎面而来的老师便满腹狐疑,半笑着提出了一连串问题。有老师私下说,他们学校经常遭遇“推销”,有卖图书的,也有卖保险的。
  “推销者纷纷把目光瞄准学校,尤其是信息封闭的边远农村学校,更是备受他们的青睐。”据教育局官员说,这种现象并不鲜见,很难从根本上消除。他还透露,甚至有些推销员是带着背景下去的,连学校都不敢得罪他们,只好能买多少算多少。“但最终受苦的,还是学生和毫不知情的家长。”该官员不无忧虑地说。
  除了摊派和推销,一个从事教育多年的老干部透露,学校指定购买教辅甚至指定书店的现象也不算什么秘密。
  “老师要小孩买测试题,指定到学校边上某家商店购买。”在县城某小学门前,一家长领着小孩去买资料,“老师叫他们必须买,不买就不能参加期末考试,你说现在哪有这样的学校!”该家长言辞激烈,愤愤不平。
  大量教辅涌入,学校是不可能完全消化的。某镇中心校里,至今还堆放着许多尚未下发的教辅。该校有位老师说出了自己的苦衷,他们一方面碍于上级压力和情面不得不征订;而另一方面,也必须考虑所辖学校和学生家长的承受力,所以最终留下许多未能发放的教辅,堆积如山。一位知情人士说,偏远一些的乡镇,表现得尤为突出。
  教辅征订催生盗版
  对于教辅征订是否出自学生家长自愿这个问题,学校普遍说学生家长都是自愿征订的,而家长的回答却与之相左。
  “我们不是自愿,但学校就是叫学生管家长要钱。”家长一致认为并非自愿,大部分家长表示连清单都没见着,“根本不知道学校花钱买了什么资料,花了钱也没开任何收据。”很多家长这样抱怨,一小部分签了字的家长也表示签字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签字大致出于四方面考虑,最后不得已作出选择:出于一般心理,怕孩子的学习会被耽误;有老师出招,叫孩子哭闹家长;如果不订教辅,将不准上课甚至不准考试;孩子“不合群”会被老师和同学“另类看待”,对孩子心理成长不好。还有一位深谙内情的人士表示,“这个问题很复杂的”。他透露,中考结束后,考生竟然可以很“巧合”地发现一些试题和教辅中的习题一模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也有很多学生不得不主动去订购教辅。
  同时,盗版书籍也随之悄无声息地流入了纯净的课堂。调查走访中,记者发现很多教辅的封面纸质都很粗糙,纸页上的配图印刷也模糊,“这几年查得严些,(盗版情况)还算稍微少一点,前几年更严重。”一教办工作人员说。盗版书仍然是按定价出售。“一份十来块钱的资料,批发价也就两三块钱,”一个曾从事图书生意多年的人士估算,“邓州市义务教育的学生20多万人,盗版这块市场的利润就将近一千万元。”
  更令人担忧的是,对于信息相对封闭、盗版鉴别与防范能力非常有限的农村家长和学生而言,他们花了正版的钱,却要遭受盗版的侵害。
  除此之外,教辅的使用也很不如人意。学期都快结束了,记者发现很多学生的教辅仍然空白,而订的报纸更被扔在一边。“每天中午、晚上作业都做不完,还有报纸,人家一年级哪里看得懂。”学生家长魏先生叹道。
  “我们的作业主要还是布置在练习本上,教辅只是选讲。”就教学效果而言,大多数老师都认为教辅的作用只是“辅助性”的,并非必不可少的。有老师建议,可以不让教辅成为课堂组织的行为,而让学生私下自主去挑选其所需教辅,这样就可以减少很多打“擦边球”的现象。对于教辅中遇到不懂的题目,学生同样可以由老师单个辅导解答。
  题海战术早已被先进教育理念否认,而海量的教辅既增加了家长经济负担,又增加了学生的课业负担,造成了人力财力的极大浪费。“像这样浪费钱,订了还不如不订。”一位家长感叹道。
门户网就是您的家!欢迎您常回家看看!如果您喜欢邓州门户网,请介绍给您身边的朋友!有了您的支持,门户网才能走得更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通行证 用百度帐号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邓州市,邓州网,邓州吧,邓州论坛,邓州门户网
手机客户端
邓州门户网公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