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门户网|邓州网|邓州吧|邓州论坛

门户网APP
邓州门户网,邓州在线 邓州门户网手手机app

福建长乐:谁在让“村霸”肆无忌惮继续作恶?

2019-11-8 00:25| 发布者: 咸鱼666| 查看: 862

在福建福州市长乐区漳港街道龙峰村,有一个村霸恶贯满盈,他的户口虽然早已迁移,但他仍然没有放过龙峰,经常过来干些损坏村民和国家利益的事。他披着“优秀企业家”的外衣,打着招商引资的幌子,横跨闽滇两省流窜作 ...

在福建福州市长乐区漳港街道龙峰村,有一个村霸恶贯满盈,他的户口虽然早已迁移,但他仍然没有放过龙峰,经常过来干些损坏村民和国家利益的事。他披着“优秀企业家”的外衣,打着招商引资的幌子,横跨闽滇两省流窜作案,运用种种的手段逃避打击,已经成为全国扫黑险恶斗争中的漏网之鱼。

  他在村里修建的“龙峰老区革命展览馆” ,实则是一个私人会所,社会与法一线,官场上的“红楼”,是腐败分子与黑恶势力的天堂。在修建会所的过程中,他不仅毁山占田,挖人祖坟,还把村上的公路与灌溉渠道也掩埋了;正是清理整顿“两违”建设之际,他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修建豪华别墅;他虽然不住在村子里了,但他仍然在管村里的事,恐吓和殴打村上的人。

  然而面对村霸的所作所为,长乐相关部门不仅置若罔闻,甚至暗中支持和保护,让他更加肆无忌惮。“展览馆”虽在上级的干预下拆除了,但农田渠道和公路没有恢复,毁山占田的责任没有追究,豪华别墅仍傲然挺立!全国都在扫黑除恶、拆除违建,长乐却成了黑恶势力的聚集之地!法外之地!

  1、打人整人,六亲不认

  村霸蔡某,1966年出生在长乐区漳港街道龙峰村,他刚开始在江苏等地做服装生意,2000年在云南做钢铁企业,后来为了在当地担任人大常委,把户口也迁移到云南玉溪市。

  但他仍然管村里的事,连蔡氏家族的老年协会主任也由他决定人选。蔡氏老年协会本是一个家族内部组织,平日处理一些家族内部事务,振兴门第,弘扬正气。但自从他得势之后,就开始介入家族事务。前任主任蔡开开不听他的话,便设法把他架空,直接指定其他人出任主任。现任主任对他言听计从,以至于老年协会的公章及财务公章任意由他使用,并拿去做私人会所或其它各种不合法的勾当。

  村霸可以随意打人,谁也不敢惹他。2008年5月,本村村民蔡顺官,因为欠他父母的钱,他便带着一帮人马,强行闯进蔡顺官的家中讨债,将他们夫妇打得遍体鳞伤,住进医院。家族成员和附近村民只能远远地站在一边看,谁也不敢吭声。

  村霸喜欢整人,六亲不认,连他的父亲都不放过。2012年冬天,他怀疑他父亲有外遇,同别的女人生了小孩,便指使玉溪市红塔区玉兴派出所,将父亲和那个女人及小孩抓起来,强行进行抽血鉴定,并将鉴定结果公诸于众。而自己在外的私生女,却明目张胆地带回家中,由母亲带养。

  村霸在云南玉溪作恶,自然是得心应手。2015年,福建宁德市蕉城区的工商户黄相斌,因为业务上欠了他的债,便派出一帮人在昆明进行跟踪,并将黄相斌强行抓到车上,带到玉溪市他们公司附近的宾馆,由多人进行轮番殴打。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强行让黄相斌交出手机,并强行让他拿出现金交房钱。黄相斌后来曾告诉他的律师,主要殴打他的人,臂膀上有纹身。但玉溪公安在村霸的指使下,把这个凶手给换掉了。因为这个凶手旧案在身,这次参与绑架打人会要重判。而此案被定型为一般性非法拘禁罪,主谋蔡某也摆脱了自己的刑事责任,最终由两名随从人员顶罪,判了个缓刑。

  2014年冬,村霸的手下黄某与王某在云南玉溪市红塔区的环山路吃夜宵,与当地人李建川(外号“小扁”)发生冲突,当时王某被打伤住了医院,李建川也赔偿了医药费。但蔡某觉得打了他的脸,便安排一帮人寻求报复,光天化日在玉溪沃尔玛门口将李建川打伤,之后却在他的“保护伞”下不了了之。

  村霸不管在云南玉溪还是福建长乐,总是与社会上的地皮流氓保持联系,常常成为他的座上宾。他无论走在哪里,身边总要带着这样一帮人。

  2、强建会所,劈山毁田

  2017春,村霸的私人会所正式动工了。刚开始,是以“休闲公园”的名义,后来又挂上“老区革命纪念馆”的标签。

  当时,村民们试图前去阻止,蔡某以说是政府所批准的项目,根本无法阻挡。至于一些祖坟被挖的人,有的给了一、二千元补偿,有的甚至一分钱也没有给。有的墓地主人找过来,他便通过“先礼后兵”的手段,让对方退却。有人说要去举报,他就说:“你可以去举报,但是你被谁打了我也不知道。”

  他的“展览馆”,总共占地近30亩,其中基本农田6、7亩。这些农田,是他强行从农户手中转让过来的,并强行签订了永久性的协议。为扩大建设面积,他一个方面是靠挖山,另一方面,是靠填埋山下的那条沟渠和道路。

  这条南北贯穿的沟渠,本来是用来防洪和抗旱灌溉用的。贯通东西的公路,是村子里的交通要道。沟渠被他强行占有之后,只铺上几十公分直径的管道,渠道里的水流一到达“展览馆”处,就会明显受阻,严重影响了防洪和抗旱效果。公路被他截断之后,村民们只能改道而行,村民出行极为不便。但他通过这么一番填埋,包括渠道两边的机耕道,又为“展览馆”扩宽了八、九米。

  在填埋沟渠的过程中,许多家族代表及村民前去阻止,但都是白费气力,无功而返。村民蔡义成,住在“展览馆”对面,沟渠正好从他家门前过。他见施工机械已经越过沟渠,正要覆盖他门前的机耕道了,便出面进行阻止。但村霸出动几十号人的队伍前来压阵,蔡义成只能眼睁睁看着,各种施工机械一捅而上,将面前的沟渠和机耕路一起掩埋,最终让“展览馆”的围墙堵到了他家门口。

  3、不择手段,挖山平坟

  在建立“展览馆”的同时,他还要在山上私自修建公墓。当时长乐漳新中学校长不同意,便向市有关部门打了举报电话。但蔡某没有把中学的校长放在眼里,有关部门的意见也是不屑一顾。他采用了“先礼后兵”及“一手软一手硬”的手法,让相关部门的意见失去效力,校长的投诉也是无果而终。

  村霸一边修建“展览馆”,一边修建公墓,却全然不顾别人的利益和感受。本村村民蔡某有四个儿子四个女儿,社会与法天网,他几十年前去世之后,就安葬龙峰山的山腰上。从坟墓的高低位置及方向上看,其风水环境都是最佳选择,老人在此也是入土为安,后辈们的家庭事业都很兴旺。但村霸的“革命展览馆”一动工,社会与法天网,就把这里的平静打破了。蔡某的坟前路给挖没了,高高地悬在那里,连后辈们上坟都没法进行。同时,“展览馆”还需要建围墙,只是这围墙一建,就把坟墓的视线给完全挡住了,而且把后辈们去上坟的道路也堵死了。双方为此僵持了一段时间,但村霸最终逼迫蔡将坟墓迁移出去。

  在挖山修建公墓的过程中,有关部门前去查处,发现情节特别严重,打算追究刑事责任。但村霸使用了让人“顶罪”的办法。选择一个条件比较差的村民去承担法律责任,最后判了个缓刑,出来时村霸补给他“顶罪费”。

  村霸干这些坏事,却很少出头露面。“展览馆”刚开始施工时,里里外外都由蔡某去打理。挖山平坟,填沟堵路,一概由蔡某挂帅指挥。而蔡某在2018年十月突然暴病身亡,村民们便议论说:“他挖了人家那么多祖坟,肯定是冤魂找到他,当了‘替死鬼’”但过不多久,就会找到他主谋的头上来。

  4、强占地基,抢修别墅

  在长乐漳港街道及漳港街道行政派出所斜对面,村霸还另外有一处豪华别墅,建筑面积近达5000平方米。这栋碉楼式别墅,已成长乐的一个样板性、标志性建筑。

  这座别墅的地基,原本是一名外乡人买下来的工业用地。后来被村霸看中,便开始动歪脑筋了。他指使一些人,故意往这位外地老板的门前路上堆放石头,社会与法天网,让人家很难出行。在这同时,他还找了官场上的人,出面做“调解工作”,动员人家把这块地拿出来。人家外地人本来不想走,但此刻遇到村霸干扰,正反两面夹击,只好忍痛割爱,将土地低价转让出来。

  2016年,蔡某地基一抢到手,还未完善合法手续,便开设动工建设了。他为了加快工期,总是在晚上施工,吵得村民彻夜难眠,不断有村民举报,但是没有起到作用。凭他在长乐的关系,没有啥事他摆不平的。于是在建造的过程中,虽时有人来进行执法,却并没有伤及其要害与筋骨,到了年底就顺利完工了,并及时进行了高水准的装修。

  村霸动工修建别墅之时,正是全国大力清理整顿“两违”建设之际。当时市里根据上级精神,提出了对“两违”建设实行“零容忍”的口号,但这个“零容忍”,对村霸来说半点作用都没有。

  今年5月24日,村霸还冲着长乐区的一项规定,在别墅里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典仪式。规定限制,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排酒不超过30桌,百姓不超过50桌,但他作为玉溪市人大常委,社会与法制,却摆了近80桌酒席,声势浩大无比,谁也不去过问。

  在这个隆重的庆典仪式上,村民们看到了他珠围翠绕、富丽堂皇的室内装修,还有挥霍无度的侈衣美食;看到了别人送给他的成担成堆的金钱,还有众星捧月似的非正常社交圈子;看到了他贪婪无餍的腐化本质,还有他在云南与福建两地的众多拜把兄弟及官方背景。

  村民们见了这个庆祝场面,有的人瞠目结舌,有的人窃窃私语,有的人无不感慨地这说:“这真是个有权有钱人的社会呀,我们这些普通民众,在自己屋顶上,盖上一层防漏的彩钢瓦都不行,他却可以修建如此规模宏大而超级豪华的别墅,真是阴阳冰火两重天啦……!”

  5、官员为伍,暗中保护

  从“休闲公园”及“展览馆”动工开始,村民们虽然不敢公开的去阻挡、去反对,但仍有多个村民去打有关部门的投诉电话,有的打市长热线电话。但遗憾的是,这些投诉举报都不起作用。有时虽然来了人,也只是到村里走马观花地看一看,但结果呢,回复的材料总是轻描淡写、避重就轻,更见不到实际的执法行动。

  今年6月,政府有关部门虽然对他的非法会所进行了强拆,

  但村民们发现,这一切都是在造假。尽管后来,在上级有关部门的督促下,对“展览馆”进行了又一次强拆,但因为有地方保护伞的关照,仍然很不彻底。如掩埋的农田仍然被石头水泥所掩盖,渠道和村道也仍然被村霸的场地所占用,毁坏的青山更是无法恢复。

  正准备拆除蔡某的另一处违规别墅时,有的干部开始同情,有的找到举报人“怀疑对象”,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如若要真去执法,长乐市还有那么多的违建别墅存在,怎么才算个尽头?他这栋别墅的地基虽然是工业用地,但他是通过交税及有关程序合法化的;他这栋别墅根本不是别墅,而是企业办公用房……”

  然而实际上,村霸在长乐除去一座“红楼”,根本就没有任何企业,也无任何工厂车间,他单独盖一栋办公用户干嘛?这显然是在为这一“两违”建设寻找合法依据。这栋豪华别墅,所占的土地比人家大十倍,造价比人家大十倍;其建造风格与建筑设计全部符合别墅条件,完全是豪华性、享受性的,与办公用房的经济性、实用性理念截然两样……

  显然,有关部门与村霸的关系有点不清不白,他们要对他进行特殊保护。村霸曾向当地官员承诺,只要能保住他的会所与别墅,他可以拿出500万作“慈善”……村霸有了保护伞更加专横跋扈肆无忌惮,在村民们开始举报他的作恶行经之后,他就不断寻找跟踪和骚扰举报者,扬言要查出举报者,教训举报者;他还利用自己的权势,垄断人脉关系,发动镇村与公司的人,孤立举报怀疑对象,以各种手段和方式,维护和加强自己的霸主地位。

  但这些充当保护伞的官员,只看到了当时获得各种“慈善”的好处,没有想到“慈善”背后的种种阴谋和野心,他们竭力所保护的,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慈善家、人大常委或投资老板,而正是扫黑除恶斗争中的一条漏网之鱼,与他为伍,将是可以预料的前景和结局!

  

  这是“革命展览馆”的施工现场,挖掘机械正在挖取山上的石材,没有谁能够阻止他们。

  

  这是“展览馆”的前期施工现场图。当时的图片显示,这块良田还在,但后来被山上的石头和泥土掩埋,至今没有恢复。

  

  这个低洼的地方,实际上都是农田。村霸为建“革命展览馆”,挖山取下石头和泥土,然后掩埋农田,至今没有恢复。

  

  正在沟渠里掩埋管道,覆盖之后,将被用作“革命展览馆”的建筑基地,至今没有恢复。

  

  正在掩埋的水管。四、五米宽的防洪灌溉沟渠道,用几十公分直径的水管代替;水流到了这里,速度会要迅速减慢,功效会大打折扣;常年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特别严重。但至今,无人敢于过问此事……

  

  通过虚假强拆,“革命展览馆”变成了“休闲公园”,但侵占的耕地、防洪灌溉渠道、机耕道怎么办?,要不要进行恢复?如果说不恢复,谁应当承担责任?

  

  村霸这栋豪华别墅,建在长乐漳港街道及漳港街道行政派出所斜对面,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总造价达3000多万元,显然属于“两违”建筑,目前它已经成为大家所关注和议论的焦点。

  

  今年5月24日,别墅举行盛大庆典。这是送礼的队伍到了,鞭炮声声,锣鼓齐鸣,热闹非凡。

  

  大量金钱,都在向这里聚集,各路人马,也在向这里聚集…

  

  晚上的焰火,如电闪雷鸣,烧红了半边天,成为长乐漳港地区少有的不眠之夜……

  

  在强大的压力之下,会所虽然拆了一些,但许多设施仍然保留,如这里的变压器未动,围墙也未动。

  

  这里是“展览馆”主建筑的基础,也完整的保留下来了,对占用的土地没有进行恢复。

  

  

  目前,被拆后的会所围墙,加上层层的铁丝网,让人感到,这是一个军事基地。

  

  

  会所虽然拆了一些,但会所基地所填埋的农田、水渠、道路,却没有恢复,不仅给国家造成了损失,也给村民带来了损失和不便。

  

  这里原来是“革命展览馆”的后门,是占用原来村里道路与水渠修起来的路,拆除的时候怕挖掘机把路压坏,在上面堆了红土,现在把红工推到边上,左边沿着山边的围墙也保存完好。

  

  会所的供水水塔还在,并存在泥石流的风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0条评论 862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
广告

【晚8点红包】说说你冬天买的最

温馨提示:下载APP,参与每晚8点红包互动话题,你就有钱拿! 每晚8点1000个红包

【晚8点红包】你花钱最多的一项

温馨提示:下载APP,参与每晚8点红包互动话题,你就有钱拿! 每晚8点1000个红包

【晚8点红包】每个月都有几笔不

温馨提示:下载APP,参与每晚8点红包互动话题,你就有钱拿!每晚8点1000个红包抢

合作机构
邓州市,邓州网,邓州吧,邓州论坛,邓州门户网
手机客户端
邓州门户网公众微信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377-62265777